合作者|传媒者|分享|EN
    二维码
您的位置:首页 > 党建专栏 > 企业文化 > 文学作品
文学作品

骄阳下的我们—徐瑾

添加时间:2020-08-21 17:14:04   浏览次数:802  

骄阳下的我们

---记场地调查外业项目组

       这个八月,我们时刻感受着一份蓬勃向上的朝气和不畏困难的新生力量。面对全新领域工作,面对经验欠缺等各种挑战,大家潜心学习,不断摸索,在短时间内快速调整适应,赢得甲方一致认可。这份对工作的热情会留在这个日光照耀的夏天,虽烈日骄阳,但因为有你们,让今夏来的格外凉爽。嗨,我亲爱的“90后”姑娘。

       晓峰,这么晚了,你在哪呢?

       溽暑季节,田间野外,王晓峰和同事们搜集着各种数据指标,衣服干了湿,湿了又干,树荫下是办公室也是食堂,有蚊虫叮咬更有烈日灼烧。经过一天高强度作业,在返回单位的路上,收到她发来的一条微信:“姐,还有十分钟就到单位了,帮我们把空调打开吧,实在是太热了…”。忙完手头工作,大概快八点的样子,也没见她回到办公室,便打电话给她。“晓峰,这么晚了,你在哪呢?”“姐,我在化验室这边呢,明天一早要去采样,正做准备工作呢。”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一如往常,还是那个活力满满、对工作无比认真的姑娘。

       王萌,你嗓子怎么哑了?

       钻孔,打井,取样,各项工作都紧张有序地进行着。外业工作的第三天,一早看到正在装车,准备出发的项目组,便上前聊了两句。“王萌,你嗓子怎么哑了?”“现场设备的噪声特别大,沟通纯靠吼,刚两天就哑成这样了。”说完她不以为然的笑笑…

       这几天大家每天六点多起床,七点从单位出发,收队回来再对样品进行分拣,晚上十点多看到她回宿舍的背影,打电话问她吃过饭没有,“不想吃了,也不太饿。”那一刻真是好心疼这个姑娘。或许,这就是青春最美好的样子吧,虽然嗓音沙哑,但在前进路上,却歌声嘹亮。

3313张照片背后的故事

       二噁英,一种有毒有害物质,其毒性相当于砒霜的900倍。当然,在这样一个垃圾填埋场,除了二噁英,还有极其难闻的气味和比比皆是的蟑螂。

       冯煊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。按照施工要求,从开孔到样品封箱,要对全过程进行拍摄。这一天下来,汗水顺着防毒面具和安全头盔往下流,身上的工作服也湿透晕出了层层汗碱。她说这几天养成了一个习惯,无论是在吃饭前、还是休息时,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给手机充上电。在此期间冯煊一共拍了3000多张照片,没有出现任何差错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今年新入职的三个“90后”姑娘,怎么也想不到,“藿香正气水”成了这个夏天的防暑标配和她们的日常,也想不到,在这样一个37℃的三伏天,场地调查项目组,已连续外业工作近二十天。

       是啊,生活哪有那么多诗和远方,只愿这一路的跌跌撞撞和不顾一切的努力奔跑都会长成一个彩蛋,而这份惊喜一定会有一个浪漫的名字,就暂且叫它,满眼的闪闪星河。

       后记:

       在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,脑海里浮现的,还有许许多多的场景…

       这几天,天气反复无常,不时就下一阵雨,袁佳旭的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,浸透他的不知是汗水,还是雨水。

       生怕设备被雨淋湿,没法进行作业,冒雨对设备进行遮盖的甄贵月。

       每天在施工现场协调、干活、送样、开车,没有一刻闲下来的李炜烨、谷艺辉、李丰年、郭喆…

       当然,还有那么多、那么多,一起奋战在工作岗位上的---最好的你们。